一棵低产的老年树。
旧文囤积&新坑开垦自留地,坑多小心崴脚。

【主瓶邪】欢迎光临吴山居·卷一·寂静岭 05

刚刚忘记说,本子的事应该会拖一下,想看看12.1的风头是什么样的再决定怎么搞。应该怎么也要到12月中旬了。

虽然我觉得冷圈应该也不会被盯上,卑微


第五章  本是无邪带点真


掉下去到落地只过了非常短的一瞬间,我还没来得及害怕,就感觉一种非常神妙的触感,像是“穿”过了一层无法名状的东西。眼前豁然一亮,我只看到一片模糊的水光,随即哗啦一声,一头摔进了一片河水里。

河水非常浅,我目测只有一米多,可能只有一个儿童泳池那么深。水很干净,浅蓝的颜色,清澈得不可思议,水里却一条鱼都没有,只能看到河底静静躺着的白色鹅卵石。天空很蓝,四下草地茂盛,漂亮的花三三两两开在河水...

【宁缺/吕归尘】渭城朝雨

短暂的(并不短)失踪之后,我又回来营业了!追了将夜,忍不住对少爷伸出了罪恶之手!再晚一点会掉落一章(一个月没更新的)寂静岭,先让我解决这个突然爆发的脑洞!

本来不想写ABO设定的,但是用吕归尘代替李渔这种操蛋脑洞不用ABO也太难了,遂勉强搞一发非典型ABO。

AO和怀孕是不可能的,永远不可能的,只有搞AA才可以快乐这样。我就是这样一个邪教患者。


A=元君,O=贞客,用“元亨利贞”瞎捏的,反正AA恋这种称呼也不重要。依然延续我“装O的A”的反潮流爱好。

设定吕归尘就是剧里李渔那个身份,虽然不完全是,但可以带入。先发一下试试水,反响不错的话就开个中长篇。长篇是不可能了,肾和肝都受不了。...

一个好的作者真的能拉人入坑。——观润旭《金钗记》有感。

这是一个非常随意的印调

如题,这是一个非常随性的印量调查!首先占Tag致歉,我这个(在一个月前就应该做的)印调终于做出来了!当然好消息是本子也快做出来了……(才发印调真是拖延得要死),所以为了最后制定以下价格就先发一下印调看看。

本子的具体规格详细参照宣图,初步定价是35R,最终价格如无意外就是这个了……发售方式现在定的是先印调决定印量,按照印量让印厂上架走一波预售,等本子全部出来以后再发货。预售时间如无意外的话是这个月月底,至于什么时候发货就要看印厂那边了。

以及出了预售一宣的宣图以后才发现没有写内容,本子收录的内容是《纸箱国》《嘎乌阿龙》《乌托邦》《锁骨观音》《失乐园》。《失乐园》是新增内容,简而言之……就是...

【磊昊】红玫瑰与白玫瑰

激情码一小段,超时一个小时也强行祝昊然弟弟生日快乐! 


灵感来源是昊然最近那套(划掉)看起来充满教父感(划掉)的写真。


霍先生二十六岁,住在霞飞路。

黎簇第一次见他时,正在与秦风在栏杆边接吻。白渡桥上水波漂亮,他意乱情迷,摸小护士的白裙摆,霍先生开车路过,接弟弟从学院回家。

黎簇收到女朋友请帖,霍先生请他赴宴。

霍先生二十六岁,住在霞飞路。公馆空荡荡,装着霍先生transgender的弟弟,四十岁的陈妈,一对双胞姊妹,上海滩的三分江山。

草坪上支开遮阳伞,黎...

【主瓶邪】欢迎光临吴山居·卷一·寂静岭 04

为什么屏蔽啊!我不服!


第四章  五逆重罪



“什么意思?”


我听他这话,忍不住就是一悚。饶是这一路走来,我自诩身经百战,不会再大惊小怪,也还是被黑眼镜这句话惊到了。


我先自己进去?这不是我贪生怕死,怕不怕事儿的问题,小花那样的都已经折在里面了,我这样的说白了就是个平民,我不知道进去除了白送以外,还有别的什么意义。


想到这,我不由看向了小哥,想看看他对此有什么说法。我已经笃定黑眼镜是诳我玩的,就等着小哥义正词严拒绝他,告诉我实际应该怎么做。但看过去以后,我才发现我笃定的可能是错的,因为小哥也在看着我,表情看起来好像是真的在考虑这件事应该怎么...

【主瓶邪】欢迎光临吴山居·卷一·寂静岭 03

在火车上手机激情码字一发,回家惹。

写到这里真心实意感慨一句,怎么混乱邪恶,还是瓶邪is real!

开始给自己埋一点伏笔了(?)


第三章  我叫张起灵


出乎我意料的是,让三叔答应我的要求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甚至可以说是轻易。三叔只是口头对我表达了一下不满,严词拒绝,被我反驳,再严词拒绝,再被我反驳之后,就一脸不情愿地允许了我的行为,放我去救小花了。


这种只靠嘴皮子打仗就赢了三叔的胜利太久违了,我印象中上一次发生可能还是我小学二年级想买最新款高达的时候,这不免让我觉得胜利来得太轻易,直到踏上高铁的时候我还没缓过神,整个人都晕乎乎的。直到黑眼...

请不要再用这种格式/类似这样的格式,心安理得仿佛作者就应该满足你的语气在我“声明过是正剧向”而目前“全文进度并没有一点开车迹象”的文下面,不知所云留这种乌七八糟的评论。


如果同人文欣赏水平只停留在“只”吃肉的水平,注意措辞,没有地图炮。我强烈建议你约诊心理医生,你的心智发育可能还没脱离口欲期。如果伴随如图相似的症状,那么你可能缺乏最基本的礼貌观念,缺乏对他人劳动成果最基本的尊重,不及时纠正以后可能即将面对社会的铁拳。


开车本来是个很有意思的事,在此没有看不起肉文的意思,我激情的时候也夜夜笙歌。我非常讨厌是这种放之四海而皆是我妈的态度,在别人构思很久情节写正剧的下面来这么一板斧是很败...

【主瓶邪】欢迎光临吴山居·卷一·寂静岭 02

第二章  小花


小花的声音里带着一种很奇怪的嗡鸣声,像是老式收音机的电流音,说话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失真。我大概知道那只录音笔不是什么实物,但是凭空响起来的声音还是让我有点无所适从,下意识四处看,视线瞥到窗边那个帽衫小哥,发现他竟然站直了,眉头微微皱着,一副对这件事十分上心的模样。


所以说他是三叔请来的救兵吗?难道他不止负责解决我这个奇怪的体质,还要加入我们解救小花的队伍?我一时好奇,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耳边却忽然响起一阵叩叩声,是黑眼镜敲了敲桌子,看样子是提醒我专心点,注意听小花的话。



“我现在在新一轮的循环中,带你从头走一遍整个路程。你最先会...

终于把文肝完了!

这篇放进《锁骨观音》的本里,应该十一前后就可以开始预售了!真是肝到我肾亏,昊老板掌管我的肾1551……… 

接下来就可以专心搞吴山居的新坑嘞!(说着打开寂静岭实况)

【主瓶邪】欢迎光临吴山居·卷一·寂静岭 01

一个灵异向的新坑!本正剧写手再次下海了!

踩雷警告:本文是瓶邪基础上的all邪,如有洁癖感到不适请迅速点x。

没有肉,不搞ntr,只是想营造一个人人宠爱小三爷的氛围,此外的我就是个纯讲故事的。

并不是原作背景,是纯灵异向的故事。所有人都有不一样的二设,目前登场的人物里,瓶是千年僵尸,瞎是活了很久的老鬼,花是养鬼人,邪是灵媒。

具体有什么能力,用到的时候就会讲了。

单元剧小故事,想到哪写到哪。


接受的话就往下看8!


第一章    十三条留言


1


风从敞开的门吹进来,风铃叮叮当当响起,有个人低头避过风铃,从外...

【黑邪】乌托邦(完)

我终于把这辆车开出来了!!!第一人称开车真的好难,我放弃,肉部分换成第三人称,我还年轻,我承受不了这种过山车第一排的刺激观车体验…………
电脑在实验室,久违的手机发文,链接走评论。
文名字的来由见注释!
就是谷之前画的那个姿势,@苞谷Kongu 我搞出来了!

“你刚才滴的是这支吗?”
黑瞎子蹲在我面前,拿着试管对我晃了晃。
我点了点头,就看见他眉头轻轻一扬。
我看不见他的眼睛,但是那应该是个很意味深长的表情,然后我听见他说,“难怪解语花急急忙忙给我打电话,说几天没来看你,担心你不小心把自己弄死了。”
我脑子还是有点昏沉,反应了一下,脑子才转过弯来,问他,“什么意思?”
“这支试管是空的。”黑瞎子敲了敲...

一块公告牌

9.9更新:

应邀发一下TXT,包括百二和Treasure Hunt。云盘链接:https://pan.baidu.com/s/10Q4KdFJqzTCCqKErEa3F7Q   密码:39qt

《病》的链接已补。

今天不更新。(喂!)


9.14更新:

尝试一下lofter的合集功能,主页右划,轻松找到属于你的那个坑(喂!)


本博长期置顶并更新,如有疑问可以在下面留言咨询。


【沙海/黑簇邪】锁骨观音 07(完)

完结了!开心!


棺材靠头的位置顶上开了一个洞,看手法是瞎子的手笔,应该是他头先从上面下来时挖的。这方面瞎子不用说是行家中的行家,洞的位置很隐蔽,在山体和坟包的一个死角,对外面的方向被墓碑严严实实遮着,根本看不到后面的动作。

我们在这里折腾了这么久,外面已经是入夜时分了。山里天黑得都很早,这个时候已经基本到了十步开外人畜不分的程度。我把头探出去看了一眼,瞧见车灯错落的闪光。

汪家人果然堵在山前。上来之前我到坟的另一边听过,挖土的声音已经停了,估计是那几个汪家人发现挖进来实在太费力,思量着守株待兔,看车灯的情况,我估计至少有几十号人堵在外面等着我们。

黑瞎子先爬到地...

【沙海/黑簇邪】锁骨观音 06

换上崭新的头像!我爱我的谷!

再有一更应该就完结了8……


瞎子看不见了。

这句话其实乍一听非常好笑,有种魔幻现实主义一样的荒诞不经。关于瞎子的眼睛我多多少少知道一点,从我去古潼京之前我就已经听说过他快要看不见的风声,加上小花以前对我说过的那些话*,我知道他的眼睛出问题是迟早的,甚至能想象到他某一天轻描淡写跟我说“我看不见了”这句话的神情,我们吹水打屁的时候甚至还拿这件事开过玩笑,小花还说他要投资黑瞎子的盲人按摩诊所做大股东。

但现在亲眼目睹他看不见的瞬间,我突然就觉得从前那些轻描淡写的想法变得极其不现实。我盯着瞎子戴着墨镜的脸,脑子里不可抑制地想起小花说的话,我想起...

【沙海/黑簇邪】锁骨观音 05

去看更新了!
为什么总有人偷看我的大纲,震惊!

坠落下去的瞬间黄土就翻了起来,整条狭缝都在坍塌,我根本抓不到可以受力的地方,只能尽量躲避着埋下来的黄土,一边把身体放平,增加摩擦力。将近二十米的距离很快到了底,我感觉身边一空,随即侧着掉了下去,落进了一条狭窄的缝隙里。
黄土顿时盖住了我掉下来的路,我听到外面一连串沉闷的响声,塌下来的土堆应该彻底把我在的这个地方和外面隔开了,这时候我摸到手边有湿漉漉的液体,触感还是温热的,还没被土地吸收。
我顿时明白过来,那是黎簇的血。
想到这里我呼吸猛地停了一下,脑子在拒绝想象现在黎簇的样子。能把将近二十米厚的黄土炸塌,这个当量的炸弹在肚子里爆炸,现在黎簇是什么模样我不用...

【沙海/黑簇邪】锁骨观音 04

收拾收拾去看更新去惹!听说今天有邪帝的富察瓶音(误)出场,搓手手!


挖上去的过程其实很乏善可陈。

我们简单收拾了一下,选了一条小缓坡往上爬。这个防空洞挖的特别奇怪,一点都不遵循基本常识,非常像老电影地道战里的那种地道,而且还分着层,而我们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吊顶非常高的一圈空地,打个比方,就像那种大酒店前厅的天井一样,只不过像个斗一样上窄下宽,往上看能看到应该是洞壁的地方开着窑洞一样四通八达的口子,数上去非常高,应该有差不多七八层,我大概估算了一下落差,几乎能有将近二十米。

我们踩着的缓坡应该是一层层的洞壁缓慢坍塌下来,经年累月构成的,土很松也很滑,我让黎簇在下面等着,自己先...

为了保证神秘感,发完更新再来感慨。
激情码字的时候看到这条评论顿时一惊,谁在偷看我的电脑?!!

【沙海/黑簇邪】锁骨观音 03

大家先别急着骂小*崽子!

说不想写得太正剧,结果又开始不自觉玩起烧脑剧情了……


这一晚上也许是因为黑瞎子在旁边,我睡得很稳,到天完全亮了才醒过来。睁眼的瞬间我已经想到了一万种逼问黑瞎子我脖子上的链子到底是什么东西的方法,甚至连他回应推诿、我再追问死缠的语气都想了一遍,但我没想到,接下来我会遇到这样的局面。

  

“那位先生已经下车了。”乘务员这么告诉我。我往行李架上看了一眼,发现黑瞎子的包果然不在上面了,对面铺位收拾得干干净净,好像根本没人睡过。

我当场就差点爆出一句我操,心说大意了。好在我在应对职业失踪人口上已经算是职业工种,这种事现在已经并不能对我造成太大...

【沙海/黑簇邪】锁骨观音 02

这种剧情啊,第一人称真的羞耻……

打死我都不知道,敏感的居然是这么个词……lofter的屏蔽机制真的好神奇啊!!!!!


这些年漂泊不定,东奔西走,我已经养成了习惯,吃完饭之后很快就收拾好了东西,黑瞎子去买了票,我们动身赶去北京。我多少有点担心黎簇,本来想买机票,但黑瞎子说那些事他不方便在飞机上和我讲明白,所以只好听他的作罢。

我和他上了火车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票买的太仓促,已经没有卧铺,火车开了以后我去找了乘务员,多塞了点钱把硬座换成硬卧。这种卧铺一般都是留给乘务员或者其他铁路职员的车厢,前头车厢挤得满满当当,后面这节却几乎没有人,我探出头去看了看,其他的乘客...

【沙海/黑簇邪】锁骨观音 01

磨磨蹭蹭几天终于把这个长篇开出来了!

不知道前情的走这里:【沙海/簇邪】嘎乌阿龙  黑邪的一点短打

预警:三角修罗场,讲一个都知道自己不是真爱,但其中一个不打算走心,另一个却不服气真爱心里的白月光的故事。

依然是我流小病娇黎簇,慎入。

第一人称预警,企图靠近三叔文风,慎入。


黎簇被绑架了。

  

收到包裹的时候我正准备吃午饭,铺子照样没什么生意,不过我也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小老板,所以也不觉得这样空坐一天消磨时间有什么不好,反而还觉得有些浮生半日的清闲。

这天下雨,路上没有什么人。店里也就两个人,我,黑瞎子。至于王盟,先前说有点急事,前几天就...

并没有肉,一点短打。

有些剧情想放进长篇里,但原本想拿来写肉的部分删掉这点剧情就很没意思了,遂干脆不肉了,长篇再说。

算是个前情提要。

(对就是那个黑簇邪的那篇)


木盒里装着一具白玉观音。

吴邪一只手拿起那座白玉观音。羊脂玉色,通透丰润,细腻如丰腴妇人柔美的掌心,在台灯下映出细微的光晕。

佛像很重,不像是玉石的重量。拿起时有泠泠相击的清越声响。

吴邪掂了掂观音像,无声一笑。

“……释氏书,昔有贤女马郎妇于金沙滩施一切人淫,凡与交者,永绝其淫。死葬后,一梵僧来云:‘求我侣。’掘开乃锁子骨,梵僧以杖挑起,升云而去。”他对着灯看了一会儿,把观音像抛回给黑瞎子,“‘...

【沙海/簇邪】嘎乌阿龙(完)

服了,每次都开车到深夜……
老了老了骚不动了,还是剧情更适合我………

是(可能会开坑的黑簇邪三角)一个长篇的前置剧情,还有一个黑邪的后续短肉,和@苞谷Kongu 聊出的修罗场脑洞。至于长篇,我再考虑下要不要开吧……

还是手机发的,车的部分链接走评论。我的三石怎么越来越病娇了……怎么回事……

“耳朵有点发炎了。”
吴邪听见黎簇这么说。

黎簇站在博古架一格的镜子前面,对着镜子端详自己的耳朵。那是一面光绪年间的老银镜,品相一般,背面盘枝钮吉祥纹都是斑斑驳驳的老锈,盘面却仍然是光可鉴人。这镜子并不是什么值钱的物件,他习惯在铺子的外面一间摆上些这种东西,有点来历却不会贵得...

【沙海】诡水湘江 5-6

原著风真的难写,我还是去写PWP或者填旧坑(哭泣)


5

——他像是活在一片水里。

这是黎簇在意识重新清醒过来时的第一感觉。他试图抬着头去看看,但是发现自己的脖子非常僵硬,或者说全身都处在一种不能动弹的情况下,像是一个重症的高位截瘫病人一样,完全失去了自己对自己身体的控制能力。

什么情况?他们被人偷袭了?难道霍震霄和华民初在他不清醒的时候已经被人做掉,然后袭击他们的人把他弄成残废丢在水里,现在他看到的是自己濒死前最后一眼?

黎簇的脑子里几乎是刹那就跑过了这些念头,但紧接着他发现不是他想的那样——他没有窒息的感觉。确切的说,他完全没有对外界的感觉。

是梦?是梦就好办...

【沙海/簇邪】纸箱国(完)

一辆py交易下的碰碰车。写到最后实在太困了,就这样吧……
OOC属于我。写一个心知肚明自己不是真爱的故事,试图探讨一下簇邪的关系,蛮有意思的。

0
“吴邪,”他听见不远处传来的声音,一片地动山摇里,那小兔崽子咧了咧嘴角,对他一笑。“吴邪,咱们打个赌。如果我能活下来,你带我走吧。”
火折子凑近引线——
天地一白。

1
五月中旬的顺京已经渐渐有了暑热的苗头,这一年的夏天来得好像格外早,各家各户的空调早早开起来,白热的日光下,到处都是呼呼作响的空调外机,正午刚过,老小区里没有多少行人,只有哗哗作响的树叶和不知哪里传来的鸟叫,竟莫名有些岁月静好的意味。

吴邪就躺在这个老小区的某一栋某一层里,背靠着散发着一股太阳香...

【沙海】诡水湘江 3-4

关于谭小飞和黎簇的关系,可以参照前文中的链接。

一到假期就想进入不写文的贤者时间!

写三叔的同人,节奏太难把握了,随缘更新,随缘更新。


3

黎簇他们三个人的动作很快,但饶是如此,等他们跑到着火铺子的时候,整个铺面已经烧了起来——跑在最前面的霍震霄突然咦了一声,停住了脚步。

“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什么味道?”霍震霄有些犹疑地问,“说不太好……像是什么香料的味道,有点甜,还挺特别的。”

黎簇闻言抽了抽鼻子,果真闻到一股极淡的香气。不过火场前热气蒸腾,对流的空气瞬间就把那点微末的香气冲得不知哪里去了,他回头看了看另一边的华民初,出乎意料地,华民初的脸色少见地凝重起来,皱着眉...

1 / 14

© 旧客疏 | Powered by LOFTER